VIEWING
动态观察
VIEWING

你为什么是中国人?——塑造底层认同的过程和方法

属狗的不能生个属鸡的?


老何属狗。

准备生孩子。

家人反对在今年生。

为什么呢?

因为今年是“鸡”年。

鸡犬不宁。

鸡和狗不对付。


发明“鸡犬不宁”这个成语的中文专业前辈可能没有想到,这个词语能发挥如此巨大的副作用。


是的,我们容易受到“语言”的影响。

这种影响没有什么逻辑,但很强大。


比“鸡犬不宁”影响更强的是数字“8”和“4”。

人们多半喜欢8,讨厌4。

这有啥逻辑?

没有。


从鸡犬不宁到84,我们大脑里存在着各种貌似由来已久,却没有什么道理的东西。

这些东西哪里来的呢?


大脑底层认同:不过是曾被写入了一段代码


看这篇文章的你,多半是中国人。

如果现在你去美国,你会认为自己是美国人吗?

——多半不会。



好的。但如果你15岁去美国呢?

或者,你5岁去?

3岁去?

……


总有这样一个时间点:

在这个时间点之前,你去美国了,就很可能认为自己是美国人。

——所以,我们形成民族认同,是有时间窗口的。


——在窗口期,我们又如何接纳民族身份的?

不太可能是你来自内部的顿悟。


因为如果来自内部,无论你在中国还是美国土地,其结果应该是一样的。

正如玉米种子,种在墨西哥和中国,都会长出玉米一样。


你的民族身份认知,只能来自外界影响。

老何的也一样。


和民族身份认知一样底层的,还有性别认知。

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认为自己是男的、或女的?

15岁?

5岁?

3岁?

……


好的。

总有一个时间点,在这个时间点之前,人们的自我意识莫辨男女。

而且根据李银河的研究,在这个时间点之前,如果家长把男孩当女孩打扮,有可能会改变男孩的性别认知。


当然,“男儿身、女儿心”是人们的自由。

只需尊重,无可褒贬。


既然民族认同、性别认同可以“人为养成”,那宗教认同、信仰认同呢?

当然也可以。


“思想钢印”与“反思想钢印”:底层认同的写入和改写


刘慈欣在《三体》讲述了一个“思想钢印”的技术。

在大脑里烙印下一种信念,便会终身保持这种信念。


其实这种技术一点也不陌生。

——所有愿意为了某种“观念”而献出生命的人,都等同于接受了“思想钢印”级的影响。


比如慷慨赴死的戊戌六君子。

比如我们熟悉的赵氏孤儿的故事。

再比如自杀式袭击的恐怖分子。


认为有比生命重要的事情,可能是高级智慧生命的一个重要表现。

据说控制人类做出种种巨大而复杂的牺牲行为的区域,位于大脑前额部分,这是一种人类最后发育出来的大脑组织。


既然可以给大脑打上烙印,那人们能够消除烙印吗?

能。


在各种战俘营里,就有人们曾经系统研究的、强力推行的实践和努力。

军事领域的心理专家们,运用各种已知的心理规律,来改变既有烙印。


比如,承诺一致性原理

让人们写出来自己对原从属国家、军队、派别、思想的反对观点,然后公布出来。


再比如,习得性无助

让人们接受重复的惩罚、施暴,直到他们从内心完全放弃了主动和反抗的念头,进而接受控制着给予的一切。



在这个过程中,暴力是培养习得性无助的重要手段。

饥饿和剥夺睡眠则是常用的加速器。


——战俘营的做法,可能年长者看起来会比较熟悉。


所以,如果把大脑看做一台计算机。

这个计算机的硬盘有什么不可以增删?

这个计算机的底层系统有什么不可以改写?

——很可能一切都可以改变,只要“找到时间窗口”,付出“恰当的努力”。


谈到这里,扯句题外话。

你如何看待“信仰”?


罗素说:我不会为信仰而献身,因为它可能是错的。

——自己都担心是错的,还叫信仰吗?


布鲁诺说:烧死我吧,历史会证明我是对的。

——“为自己认为对的事情献身”真的对吗?


另外,“日心说”就对了吗?

它只“对”到下一阶段:

人们随后认识到太阳系不过是银河系乃至更大宇宙的一小部分而已。

哪来的中心。


影响人们底层认知的三条实践方法


谈了这么多底层认知,底层认知怎么影响?

既往的经验显示,有3条可靠的方法。


方法一:找到认知改造的时间窗口。


窗口有两种:一种是生理期的,一种是心理期的。


生理期是在心智形成之前的阶段。

所以,教育是关键,教科书是关键。


这也是日本修改教科书很敏感的原因——你没事老用“盗版+篡改版”系统刷自己家各种新机型,有版权的系统厂家能高兴吗?


心理窗口是既有体系被质疑、打破的阶段。

人什么时候最容易接受“青灯古佛”的吸引?

人什么时候最容易受到“教内姊妹弟兄”的吸引?

——需要的时候。

既有的满足体系被破坏的时候。


附带说一句,为什么传销容易瞄上年轻大学生?

因为他们最需要。

刚毕业的大学生,最需要工作,需要成功,需要被认可。

他们迫切需要一条“切实可信的路径。”


大学生被传销毒害,部分原因可以追究到我们这个时代盛行的“有毒成功论”,追究到我们愚蠢教育体系灌输的“顺民思维”。


而唯有“独立思考”,能帮助我们避免成为“自动自发的绵羊”:

既献肉于猛兽,还跪谢着杀手。



方法二:利用改造认知的有效路径和工具。


路径之一,影响行为先要影响世界观。

世界观决定方法论。

你如何行动,取决于你如何看待世界。

因此,当人们知道贫困来自地主压迫时,“打土豪,分田地”的烈火一触即发。


因此,马克思需要论证“原始社会——封建社会——资本主义社会”的发展逻辑。

因为这样,人们就会倾向于推导出接下来的“共产主义社会”,并投身去迎接这一社会的到来。


路径之二,通过塑造大脑的价值观塑造现实秩序。

“礼之用,和为贵。”

什么是礼?

人们对于秩序的理解和仪式。


所以,统治的秘诀之一在于塑造“礼”的观念,并把观念可视化、体验化、生活化。


路径之三,通过心理学规律来撬动、加速和强化影响效果。

认知不协调、承诺一致性、互惠原理等等。

心理学规律是工具,是斧头、锉刀、刻刀,有工具整起来快多了。


方法三:用定位公关的“基石故事”把世界观模型最小化。


基因如何繁殖?

——在每个细胞中都保留完整的信息。


你的世界观模型如何传播?

——变成最小化模型,以便于植入到任何一则故事、文章、文案中去。

唯有如此,影响力的基因才能极限复制,发挥最大作用。


结语:公关是一门关于影响的手艺


影响无处不在。

我们多半大大低估了自己所受的影响。

而大大高估了自己抵抗影响的能力。


这位看官,你说,

在碎渣化的自媒体时代,掌握影响力的秘诀,会变得是更重要呢,还是更不重要呢?


快刀何

2016年10月13日8点53分

洗个冷水澡,写篇小笔记

这一天开始得真他令堂的美好


****

电话:010-84186230
北京歌华在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索取EDM:
Copyrights © 2017 Egehua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京ICP备09049183号

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521号